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道法帝尊 第一百二十章 青云榜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历史

道法帝尊 第一百二十章 青云榜傀儡道经修炼的正是灵魂,通过类似锻造法宝的方式锤炼灵魂,使得精神力不断增长。肉身锻炼出来的是体力,灵魂锤

道法帝尊 第一百二十章 青云榜

傀儡道经修炼的正是灵魂,通过类似锻造法宝的方式锤炼灵魂,使得精神力不断增长。肉身锻炼出来的是体力,灵魂锤炼出来的就是精神力,两者虽然不能直接增长法力,提升境界,却是修炼与战斗之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汤问目前仅仅是在控心阶段的初期,等到彻底稳固就能操控一些弱小的普通人,若是能修炼到中期就能控制筑基期以下的任何人。

不过傀儡道经的修炼是潜能万难,汤问若不是得到那块神秘水晶,恐怕得修炼上十年才能踏入控心初期。要知道当年就连傀儡教的金丹期强者也仅仅只有控心中后期的境界,修炼到控魂的少之又少,唯有几位元婴期的教中元老才堪堪踏入控魂初期。就连号称道神之下无敌手的傀儡教教主也才控魂中期,但是他却已经能同时操控九大元婴强者,一身战力惊人,所向无敌。

三天后,汤问回到了青云宗,宗门内部人来人往,到处都能看到一个个意气风发的弟子,有的在高谈阔论,交流经验,有的则是直接切磋比武

,印证道术。

平日里大多数弟子不是闭关修炼,就是在外历练,从未有如此多的人同时回到宗门。

“胡师兄,请问最近宗门是不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了?怎么越来越多的师兄师姐都往宗门赶回来?”汤问心生疑惑,就向一位路过的弟子问道。

那人穿着一身内门弟子的道袍,冷冷扫了一眼汤问,发觉他身上的气势弱小的可怜,几乎和普通人差不多,就自然而然的以为是在青云宗里头负责各种杂物琐事的杂役。

“你一个小小的杂役关心这么多干嘛?安安分分的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吧,瞎操心个蛋啊!”胡子达摩挲着下巴上的一小撮胡子,趾高气扬的斥责道。

汤问笑着点点头道:“胡师兄教训的是!其实我就是好奇,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师兄师姐,不知胡师兄能否跟我透露一二?”

“嗯,你倒是懂事会说话,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吧!”胡子达手脚麻利的收下汤问塞过来的一块中品灵石,想捋一捋小胡子却是抓了几下都没能抓住,便咳嗽了两声,双手把在背后,一副高人模样的问了起来,“青云榜听说过吧?”

“青云榜?那是什么?”汤问进入青云宗的时间很短,大部分时间又是在外历练,对宗门很多事情都不了解。

胡子达冷笑了一声,更为傲然的说道:“你这种整天要忙着干活的杂役不知道青云榜也是正常,比较这是属于筑基期弟子的盛会,跟你的身份隔着十万八千里,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是,是,师兄说的对!”汤问附和道。

“这样说吧,我们青云宗分为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亲传弟子和核心弟子,真正按境界划分起来却是炼气期、筑基期和金丹期。炼气期的外门弟子一旦成功筑基,进入筑基期,通过消耗一定功德就能晋升为内门弟子,而内门弟子若是被哪位金丹期的长老看上,愿意收为真正的徒弟,那就是亲传弟子。至于金丹期的核心弟子,数量太少了,实力也是太过强大,和各位长老不相上下,所以一般不会列入弟子的范畴。”胡子达顿了顿,看到汤问全神贯注的听他讲解,便再次来了精神,继续说道,

“可以说我们青云宗真正意义上的弟子是筑基期的内门弟子和亲传弟子。为了选拔其中的天才与强者,每年宗门都会召开一次所有筑基期弟子参加的比武大会,成绩以青云榜的方式公布。青云榜开启的时间只有短短三天,在三天之内任何内门弟子都可以向任何名次高于自己的弟子发起挑战,一旦击败对方就能获得对方的名次。宗门会在三天之后公布所有人的名次,同时让青云榜前一百人进行王者之战,最终取得榜首的弟子可以挑选一件适合自己的宝器和十万功德值的奖励。

胡子达说着说着,双眼中充满向往的神色,口水都从嘴角流出来了。

宝器的诱惑足以让任何筑基期的弟子疯狂,毕竟大部分内门弟子用的都是下品灵器,能有件中品灵器都很不错了。像汤问是依靠了师尊清虚真人这张大旗和那位记名弟子特殊照顾才直接得到一口上品灵剑,不过现在已经被林如月的大力金刚指直接摧毁。

当然汤问也不客气,逼着林如月抹去了乾坤指环的精神烙印,拿走大量十多万斤的法晶和数百枚归风剑宗的归风丹,就连她那口晶莹剔透的冰裂剑都抢夺了过来,估计现在早就气炸了。可惜林如月光知道汤问的长相和胡乱编造的青云宗弟子唐山的假身份,在几十万的青云宗弟子里头根本不可能找出来,想要报仇都找不到人。

不过,若是汤问前去参加青云榜的比武,林如月那口冰裂剑是绝不可能显露出来,毕竟是一口下品宝剑,材质又如此特殊,一旦被有心人认了出来,后果不堪设想,估计青云榜还没结束自己就得被林如月找上门来。至于琉璃就更不可能拿出来了,所以汤问现在最缺的便是一口称手的剑,如果能夺得榜首,名正言顺的得到一口宝剑,那是最好不过了,谁都不敢前来抢夺。

“你嘛也不是没有机会,到时候可以挑出视野开阔的地方远远观看嘛!你胡师兄我虽然没法跟那些青云榜前一百名的怪物比,但在内门弟子中也是一号人物,去年可是打入了前一万名……”胡子达滔滔不绝的说着,转头却发现那个小杂役早已不见了踪影,狠狠跺脚,破口大骂道,“小兔崽子,居然敢不听老子讲完,下次再见到非得暴打一顿出出气!对了,他是怎么知道我姓胡的?”

胡子达自然不可能知道他口中的小杂役其实一根手指头就能击败十个自己,更不可能知道这个小杂役还在秘密修炼被北域众多道门视为晋级的傀儡教绝学傀儡道经。

虽说无法控制他这种筑基期的弟子,但汤问只要眼光一扫,随随便便看上一眼就能知道他的姓名、家世乃至多少法力,所修炼的道术绝学,擅长什么,弱点是什么,全都一清二楚。

毕竟两人的实力相差太大了,汤问想要窥探他的心中想法简直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郴州性病
廊坊治疗卵巢炎费用
芜湖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郴州性病医院
廊坊治疗卵巢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