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星座

黑暗血时代 第七百九十二章 杀机压顶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星座

黑暗血时代 第七百九十二章 杀机压顶刚刚安顿好老婆女儿休息的周大千,倚着一根光棍树一样的植物,就听到绿洲小岛外面一阵厮杀的声音,心中一

黑暗血时代 第七百九十二章 杀机压顶

刚刚安顿好老婆女儿休息的周大千,倚着一根光棍树一样的植物,就听到绿洲小岛外面一阵厮杀的声音,心中一紧,急忙爬起来与放哨的陈冒才小心翼翼地沿着沙丘边缘往上攀爬,到了顶端,借着月光朝前方一看,顿时吓得面无血丝。

只见月光下的滚滚沙漠上,楚云升与小男孩的身后拖着一条密密麻麻的长龙,黑漆漆的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从混乱的场面与厮杀的激烈程度上来看,那密集的东西绝对丝毫不弱于旁晚时遇到的那些猪头怪物。

危机四伏的新世界,早已磨灭了他们进入前的幻想,在极北雪地尚且好些,没有遇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但莫名其妙地被送到沙漠里面,再见到猪头怪物烤食人类的血腥一幕,他们这些人惊魂未定的心思直感觉到前途开始渺茫起来

周大千亲手救过小男孩和楚云升,也亲眼看到他们俩曾被医疗组判定死亡,更亲身经历了这两人死而复活的回来,比其他所有人都更清楚小男孩和楚云升绝非普通人类,如果先前还有一丝疑惑与不能确定的话,旁晚猪头怪物的事情和眼前的激烈一幕便足以说明问题。

这是高手,传说中武林高手一样的人物!

他给陈冒才打了个眼色,退下沙丘,压低声音道:“冒才,你赶快组织大家提高警惕,随时准备逃!”

陈冒才也被那些凶狠的火柴棒般的黑漆怪物吓坏了,脸色苍白道:“逃?周大哥,我们往哪里逃?”

是啊,往哪里逃呢,187号大营现在应当还在极北雪地吧,他们这些人都是掉队的落单者,如果不出意外,在凶险异常的陌生世界,落单便等于最终的死亡。

周大千咽了。吐沫,挥去这些丧气的想法,认真思索起来,虽然楚云升和小男孩的确很神奇很厉害,但他对这种层次上的事情根本不了解,也无法确定这两人到底有多强的战斗力,万一打输了,再被那些怪物吃掉,剩下他们这些人可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能力,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他望了望头顶上陌生的星空,以往培训时的天文专业知识此刻完全没了作用,无力地垂下脑袋,咬着嘴唇,压住心中的慌乱,手里紧紧地攥住一团沙子,像是痛恨自己的弱小一般难过。

弱肉强食的世界,身体孱弱的人类,仿佛被整个新世界都踩在脚下,任由蹂躏,曾经地球上的霸主与食物链顶端的万物之王,如今卑贱地连沙漠里的一头“猪”都能肆意烤食。

这是一个种族的劣势,整个种族的不幸,就像弱小的蚂蚁会被所有高大动物践踏或扑食,最终只能依靠疯狂的繁殖数量来保证种族的延续,人类如今便是这样的处境,周大千只是其中的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无力感来自于对整个种族的绝望之中。

沙丘另外一边的厮杀声越来越远,陈冒才期间又极为小心地露头看了一眼,回来道:“周大哥,他们好像把那些怪东西引开了。”

周大千吸了一口气,将无力的颓废情绪再一次从面容上驱逐出去,他知道自己不能垮,虽然在新世界的那些怪东西面前,他弱小的几乎可以不计,但在女儿与妻子的眼里,他是父亲与丈夫,是她们依赖与依靠的大山,如果他跨了,更为弱小的女儿与妻子该怎么办?

不管在什么时候,他都努力地告诉自己,那种无力颓废的情绪不能流露在妻子和女儿面前,自己只有时刻装出一副有信心的模样,她们才能减少一丝担惊受怕,才能有所指望,他是一个父亲,更是一个丈夫,有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挡住所有暴风疾雨与生存压力。

周大千感激地望了沙丘另外一边那两人的影子,立即派陈冒才回去通知大家不要睡觉,虽然那些怪东西被引开了,但谁能保证会不会去而复返?

在他心里面,始终是七上八下的,觉着楚云升和小男孩很可能未必能活着回来。

陈冒返回,不到一会再跑回来的时候,又带来了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作为前哨,为了防止被一打尽,必须多几个人多栓几道保险,哪怕最终只有一个人活着发出警报,也能为远处绿洲小岛里的家人争取一线逃生的希望。

外面的厮杀没有持续太久,周大千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好像看到怪东西密集的地方浮现出一道奇异的符文,闪烁着黑色的幽芒,神秘的像是某个历史故址墙壁上雕刻的象形图案。

然后一团黑色的雾气从图案里面源源不断地钻冒出来,笼罩在方才还在激战的密集群中,月光下,雾气扭曲的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张牙舞爪,一口吞下所有活物……

一秒、两秒、三秒……

刚刚嘈杂的沙漠,猛然间寂静无比,此时夜里的沙漠,空旷而无声,安静的令人害怕。

从陈冒才手里接过望远镜,周大千在视线中只看到了两具人体,一个是楚云升,一个小男孩小八,横躺在沙漠沙子上,不知死活。

而其他的黑漆怪东西,都全消失不见了,让人有种见到鬼了一般地头皮阵阵发麻。

犹豫了片刻,周大千咬了咬,道:“冒才,你和我爬过去看看!”

两人对视了一眼,游过沙丘顶端,小心翼翼地朝着两具人体横陈的地方,猫着身体悄悄靠近过去。

片刻过后,陈冒才向身后打了一个手势,其他青壮男子纷纷冒出头,哈着腰小跑过来,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抬起两具“尸体”急匆匆地赶回绿洲小岛。

“人死了没有?”

“不知道。”

“没气了,我看肯定不行了。”

“老姜老姜,你快过来看看,还能不能救?”

“怕是不行了,身子都硬了!”

……

“小八哥哥死了,楚楚叔叔也死了,爸爸,怎么办?”

“要是楚楚叔叔不到那么远的地方嗯嗯,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对不起,我不故意的,楚楚叔叔,你醒过来好不好?”

……

哭音……

这一刻,方才还是云稀月亮星空璀璨的天空,转眼间,乌云密布,杀机压顶,死亡一步步逼近这群毫无防备的人们。

来宾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台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成都性病
来宾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台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