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月光】路湘(传奇小说)

2019年11月05日 栏目:体育

身为万药谷谷主的弟子,路湘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对不住师父大人。先是为了家人前往敌家盗取账本儿不成反被发现,委身敌家少爷为侍女,自甘下贱不说,竟

身为万药谷谷主的弟子,路湘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对不住师父大人。先是为了家人前往敌家盗取账本儿不成反被发现,委身敌家少爷为侍女,自甘下贱不说,竟然还对那个骄傲放纵、目中无人、肆意妄为、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不对,怎么夸起来了。唉,都说朝堂之上太多身不由己,军令如山也好,圣意难违也罢,在我看来啊,都抵不过一句世仇之恨。

路湘的师父曾嘱咐过路湘,万药谷医术与众不同,一旦现世,纵使你其他才能独步天下,也无法摆脱神医药圣之类的称号了。

自从离开了家,离开了他,路湘再无心思仗剑天下,也无本事凭自己在江湖活下去,只得靠行医一路,勉强过活。

“湘儿,你且记得,若是两国征战,不得为一方军医,不得救将帅,不得救高官王爵;若是江湖厮杀,万保自身安全,那些万恶之人,让他们自生自灭去,莫要一念之仁害了自己。”师父讲得十分严肃,路湘也听得认真,可真正行医江湖时让他……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人要救啊!!!”不是说好的神医药圣的嘛!到现在为止,吃饭都是问题呢!

正这么想着,路湘就听见从前方而来的行人在讲什么病,什么药,什么大夫的。路湘那小脑袋瓜一转,嗦溜一下往前面人群里钻。

“王都锦城……求医……绝症?锦城离此处倒是不远,也未曾听闻有他国来犯抑或侵犯他国之事,可医。”路湘得出结论,不再晃晃当当,没有目的地胡乱走着,找着官府的人,说明自家师父是个医术一绝之人,可惜脾气古怪,若非古怪病症,不会动心,所以作为徒儿的自己先替师父走一遭,更为方便请师父出山,云云。

当然是半真半假的,师父虽脾气古怪,却是菩萨心肠,偏又是个懒的,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出谷,倒也是个少有的奇葩了。

原本官府里人看路湘是个女娃子还是不信的,即使满口请师父出山之类的话,也未曾让官府之人稍减警惕。

路湘不懂那些弯弯绕绕,若真懂了,倒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般田地。自认为该说的都说了的,路湘倒是一点都不急了,有饭吃有床睡,还急什么?

闲的发慌的路湘从怀里取出从师父那坑来的孤本,一边记忆里头所说的病症药方,一边细细品味师父在一旁的备注,倒也有趣。

监视的人看人家小姑娘看书看得认认真真的,书面儿上那个“药”字也是认得的,便赶忙报告给了长官。

不消一会儿,三两个丫鬟拥着一个妇人进来,路湘一见那妇人便知道这人是来求医的。

路湘单纯,只知妇人衣衫华丽,有富贵之相,却体瘦呈羸弱之态,便以为人家得了消息过来求医的,却不知是那知府喊来测试她的。

“夫人请坐。夫人放心,观夫人面色并非难治,稍待我给夫人把个脉,写个方子,好生将养着便无大碍了。”路湘示意那妇人伸手。

把过脉,路湘笑道:“夫人并无大碍,只消平日里饮食要多注意,近日吃得清淡些,不用什么方子,过几日便可恢复红润光泽。只有一点,夫人一定要注意,物极必反,再无害的东西,吃多了也会有碍身体,再补的药,身体吸收不了反而有害。”郑重嘱咐过后,路湘又说:“若是方便,劳烦夫人帮我一个忙。”

“姑娘请说。”

“这茶水我喝不惯,想要些白水,只是不知道该同谁讲,只得劳烦夫人安排了。”路湘欠身一礼。

那妇人避过此礼,让一旁丫鬟去换了白水来,便和路湘絮叨起家常来。

当晚。

“夫君,妾身试探过了,那姑娘是个没心计的,都说了。她那师父确有其人,那姑娘本身医术也过人,是和家里有了矛盾,自己逃出来的,如今身上没多少银子了,又正巧有了此事,便过来了。倒是听她本人的意思,好似她自己个儿医术已经大成,若非怕咱不信,也不会搬出师父的名头。妾身不好问她师父名讳,倒是听她说她有告诉带她来的差役。夫君,你可知那姑娘的师父是何人?”

“娘子辛苦了,我只知她师父医术一绝,脾气古怪,非疑难杂症不治,再多却是不知道了。想来是江湖中人了,明日去茶楼打探下吧。不过,既然能肯定那姑娘医术不错,明日就安排人送她去锦城也好。”

路湘不知道,一直到此时,才真正能确定自己接下来一段时间是衣食无忧的了。

当那知府打探出万药谷这一名号时,路湘早就到了锦城,开始医治了。

当万药谷三个字传到锦城,路湘也已治好了病人。只是,一直到将病人治好,路湘都没能知道自己的病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好在名头已经打响,此后在这一方国土内,不必担心来自官场的压迫了。

路湘离开锦城,一路向西,至少路湘是这么认为的。

路湘望着眼熟的街道,一时记不得自己何时来过。

“可是路姑娘?三年未见,姑娘可是越发动人了。”

路湘回头,似乎是自己医过的第一位富人?

“夫人气色不错,想来这三年定有好好养身。”

那夫人将路湘带回了府上,路湘这才知道,这妇人竟是知府夫人,一时唏嘘。

“姑娘名声大显,不知能解相思病否?”

“夫人这是开玩笑不是?心病还需心药医。只是不知道这患了相思病的是何人?竟有劳夫人来询问?”

“姑娘可还记得三年前的求医皇榜?年前新皇登基,曾经被你医好的太子殿下如今已是皇上。而当初皇上在江湖上有一好友,两年前前往投靠当初还是太子殿下的皇上,那时那人便已害了相思之症。皇上初登尊位,便封那人做了丞相,一年来,确实是风调雨顺的。”

“夫人的意思,可是皇上找我去救那丞相?”

“听闻丞相相思成疾,一病不起,皇上不再暗自让人寻你,直接下了命令,让各地官员留意你的动向。丞相是个好人,妇人恳请姑娘相救!”夫人说着说着竟然对路湘行了礼。

路湘赶忙扶起了夫人,一顿劝慰,只道会去看看情况的。心下却想,这夫人莫非暗恋那丞相?

此时,那知府大人却也赶来求路湘施以援手,路湘更为不解。

“丞相大人是个人物,全朝上下,无人不敬其英雄谋略。”

路湘坐在前往锦城的马车上,脑海里回想着知府的话。一边想着尽力救治,一边,却又想起了那个锦衣玉袍的少年。

丞相府。

“她离你而去是她没眼光,你又何必……好好好,我不说她坏话,可你总得喝药吧……是是是,你楚西楚大相爷天下闻名,你说你都这样了,她还不乖乖过来,不是没眼光是什么?!”

路湘阻止了丫鬟通报。

“唉,你也别太担心,你既然自信她心中有你,那她听到你的消息一定会来找你的,现在还未到想来只是路上耽搁了。”

“真该让他们看看你现在这个小媳妇样,她若是真有危险,你现在这半死不活的样能有什么用?!”

路湘推开门,接过话茬,“能引人垂泪两滴,可怜可怜他!”

路湘向那说话之人行了礼,一边给床上的人把脉,一边念叨:“我等了你三年,你倒好,自己个儿在锦城吃香的喝辣的,还把自己折腾出一身毛病,别是纵欲过度的啊!当初我离开,是免两家纷争,我家里主要是担心我被你们制住,我既离开便无大碍。而且,你若有心寻我,怎会找寻不到,偏还在朝为官,等着我自己个儿上门,你还真好意思!”路湘甩开他的手,对一旁的人说道:“你且放心,他郁结已解,调养些时日便好。”

“湘儿,你说过你会一路往西,直至西山谷的,我一路追去,到半路便没了你的消息。”床上的男子一脸委屈。

路湘心想,似乎还真是,先前往西去时绕来了锦城一趟,再后来一路往西……似乎又回到了原点……连西山谷的影子都没见到。

“两家恩怨已消,湘儿,嫁给我吧。”

路湘望着躺在床上求婚的男人,有些怀疑自己的眼光。

皇帝赐婚,路楚两家联了姻,但是真的前愁旧怨尽消了。

后来烽烟四起,楚西随军出征,路湘给师父去了封信后,作为军医,伴随楚西左右。

共 28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路湘,一个传奇式的人物,著称“神医药圣”,却委身敌家少爷为侍女,后来皇帝赐婚,路楚两家联了姻,前愁旧怨尽消,一心跟随夫君左右。此篇小说古风味很浓,画面感很强,仿佛欣赏一部古代宫廷爱情剧,非常不错!【编辑:一米月光】

1 楼 文友: 2017-01-04 16:10:16 中午匆匆忙忙编辑,深感歉意,现在才跟评!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1-04 21:54:41 一米姐客气了,谢谢一米姐的编辑,一米姐辛苦啦~

贵阳整形美容
中山治疗阳痿医院
贵州白癜风皮肤病医院李顺柏
吉林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盐城治疗月经不调费用